躁郁的郁

抑郁是一层无法被攻克的玻璃罩,阻绝这一刻的我与外界的交流,不论你们给予什么样的安慰,都会被反弹回去,但恶意反而会留下来,因此说是玻璃罩反而不妥,应该是负能量海绵吧。我的治疗方式是暂时性的忘记抑郁,把我从玻璃罩里拉出来,但这不是治愈方式。负能量源头不解决,就永远不会治愈,永远都是暂时性失忆。那些曾经难以承受只得用逃避来面对的痛苦,并没有消失,也没有就此收手,它们藏在了未来必经之路的野区里,完全不知道会是什么导火索将它们带出来,几倍几倍地叫你品尝痛苦滋味,层层叠加,抵抗不了也消除不去,选择再次逃避,用暂时性失忆换得安宁苟活,在不明不白,不清不楚的世界里偷生。

意识和身体,哪一个先结束?

润操上空,银河尾巴

不可以丧

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诺兰的电影,HansZimmer的配乐,虽然已经完结的skam,廖俊涛的吉他,美好的胶卷,上海那么多那么多美术馆,Blur乐队....我不能丧啊喂!

最近真的又丧又疲惫啊,一些美好的信仰全都被推翻。

9年的友谊破碎,人可以变得太多太多,现在只当他死了,我们都救不了他的。

曾经的暗恋对象让我看起来很蠢,花疼说的对,因为我的暗恋大部分来源于我的脑补,而不是真正的那个人,所以渐渐了解到她真实的部分后...以前的我真是蠢得可爱。

爱情渐行渐远,虽然不会越线,可我已不追求爱情了,激情之爱连同他的身材和志向一起消失,幻肢有点硬不起来,更别谈愉快的性生活。似乎只在意细水流长了,可一边接受平庸的爱的同时,一边又对这种庸俗的社会关系充满恐惧,恐惧婚姻是我一直以来都戒不掉的。

处理不来复杂的社会关系,你的背后我的背后他的背后,人言可畏,又都陪着笑脸,互...

中谷美纪真是美丽啊

正在看一部关于39岁未婚女性的撩汉教程日剧,哭成狗是怎么回事...

很慌,现在改名字了也来不及了,如果你来了还是告诉我吧,我我我很紧张啊,又紧张又揪心又刺激……

平均每天一次想与世界告别

当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时,

我试图分裂出一个人来劝阻自己。


“就算其他的一切都背弃你,你也有一个愿意倾听你支持你拥护你的男友啊”分裂出来的人形有着我舍友的模样和语气。


我摇摇头,厌世厌到一定程度后,就算是天使一样的男友,给予我再多的温暖,也无法抵消对其他一切的厌恶。对不起,不是我不爱你,也不是你不重要,而是实在没有办法用你给我的温暖抵御冰封的人间寒冬。我对你很愧疚,可我对这个世界依旧厌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存档灵魂:

想 到 死 亡 , 一 切 都 是 可 笑 的 。
每 个 人 都 有 他 的 路 , 每 条 路 都 是 正 确 的。
人 的 不 幸 在 于 他 们 不 想 走 自 己 ...

想送给一个人,但现在不是时候。按理说,什么时候都可以,不用是今天这个时候。但是商业文化赋予今天的意义庸俗而无聊,却又无意间影响渗透到凡夫俗子我的理念。所以今天变成了一个十分合适的契机,可是今天又不是时候,所以退去商业意义吧,这只是今天偶然拍的照。

© Hermit / Powered by LOFTER